首 页   |   关于我们   |   项目介绍   |   加入我们   |   用户登录


2017年家访手记

2017-6-22


2017年5月13日,深圳山野的5名义工老邓、简单、晓梅、柠檬、笨笨在学校罗老师和唐老师的陪同下,对重庆大足区中敖镇天山乡20户困难家庭进行了家访,新增28名受资助学生,其中小学25名,初中一名,高中一名,职高一名。目前,认捐工作已基本结束。以下为义工简单的家访手记,她是山野基金会的创始人之一,也是第一批孩子的家访人之一。



这是2008年后我的第一次家访。与2004年、2005年和2008年相比,天山的贫困情况有很大的改善。随着自己的经济条件的改善,坚持了14年的山野义工们也从原来的深圳“后方”,越来越多的直接到“前线”。这次有两位义工专程请假参加家访。

天山明德小学的老师们,在这14年中,校长换了四轮,也有老师14年来都一直在天山坚持。无论是一次一次新来的校长,还是坚守的老师,慢慢都成了山野义工的朋友,他们会“兄弟”相称,对山野的义工来说,天山是一年几次的造访,对老师们来说,是一天又一天的坚持。


家访篇

十多年前,几乎每走一家都觉得心酸或难以至信,现在这种情况只是少量出现。但是一个十多年前不怎么突出的现象引起了我的注意:受教育程度低的父母,导致贫困代际传递。


天山地区由于上个世纪五十年代修建饮用水库的原因,大量良田被淹,老百姓只余坡地;同时也造成交通极为不便,不能通车,只有人工摆渡船作为交通工具。再加上,天山地区没有特别物产,老乡只能靠种粮食为生——这是十多年前当地贫困的原因。家访时,只要问一下家庭劳动力情况、种了几亩地、有没有养猪,就可以大概判断经济情况。


而最近十多年,经济高速发展,大量农村人口涌入城市,天山地区也不例外,很多学生的父母都进城打工——这种情况下,给我们判断经济状况带来困难。根据过去十多年和做在深圳做流动儿童助学的经验,我们慢慢找到一个比较可靠的判断方法:学生父母的受教育程度。父母受教育程度越低且没有一技之长,在城市打工的收入也不会高。我家访学生的父母,大多数初中甚至小学未毕业。这样的学历,在城市的生存状况,可想而知。但他们仍然坚持留在城市。

天山中心小学目前不过200个孩子,学生数逐年减少,有能力的父母都带着孩子离开了农村。在外仍然艰难的父母,则把孩子留给爷爷奶奶,即使如此也不愿意回到农村。这让我联想到深圳关外的流动儿童,即使在非常艰难的情况下,即使忍受高学费,他们的父母或者爷爷奶奶仍然坚持留在城市。在家访中,有一对老夫妻,带着两个儿子的5个子女生活,说起儿子在外的情况,她说:老大在北海打工,说不好找工作。不好找工作就回来啊!照看三个儿子也好啊!

回想十多年前的家访,当时确有一种“农民真苦,农村真危险”的感觉;而如今,农村的经济状况确实有较大的改善,可是,对很多人来说,那已是“回不去”的家乡。


义工篇

14年前,我们都年轻,虽然还没有家庭的拖累,但也只是小小的打工族,所以,能够有时间有经济实力到天山的只是极少数义工,前线工作全靠当地义工。14年过去了,我们慢慢成家立业,有了稳定的收入和带薪假期,于是一批又一批的原来只是在深圳做募款、资助人联络的义工开始前往重庆,看看这个传说中的大足天山小学。

这次家访又有两名资深义工,一个是山野十多年的财务,一个是山野十多年的IT支持,请假专程去大足参加家访。预计周五下午4点降落的飞机,到周六上午十点才到重庆,而周日晚上还要赶回深圳。还好,个个都中年鸡血,火速赶到天山后,下午2点开始家访。在两位老师的带领下,我们五个义工兵分两路对20个家访进行家访。




虽然都是老义工,很多孩子的名字都耳熟能详,天山小学这个名字都听了十多年,但第一次家访,仍然颇有感触:不仅仅是贫困,还有价值观,以及自己看世界的角度。真所谓,耳闻不如目睹。


我们和孩子

家访前,我们在重庆见到三个已经工作了的孩子。这三个孩子是山野14年前第一批资助的学生,如今一个刚刚新婚,一个当了妈妈正准备在重庆买房,一个快乐的“单着”。孩子们安排了丰盛的晚餐,吃完饭带我们逛解放碑,分手的时候,一直送我们到地铁,看着我们进站。在地铁里,又收到孩子的微信,说:下大雨了,有没有带伞?


整个晚上,孩子们都回忆当年资助人给自己写了信,说了什么话,义工叔叔阿姨哪一年带她们去哪里玩过,在哪里吃过饭。最让我唏嘘不已的是,她们说起已经去世的重庆当地义工沈山:2008512日 ,一个的孩子的生日,沈山从重庆市区赶往大足为孩子过生日。下午2点多,地震,孩子们正惊慌失措的跑向学校大门的时候,“沈叔叔从校门外走时来,我永远都记得那个场景,太深刻了。”那一天,沈叔叔不仅把孩子们带到安全的地方,还准备了生日蛋糕。

孩子们保留着资助人的信,还有沈叔叔的信,当年资助的孩子找回山野,都会问起沈叔叔;孩子们给沈叔叔的信,如今也移交到了我们手里。每次重读这些信件,都感动不已。

前天,重庆当地义工晓梅发来微信说:程*凤(今年高考)觉得考得不错,分数下来了,我跟她一起填志愿。这不知道是晓梅送走的第几个考上大学的孩子,有孩子把在军校的第一枚奖章送给了晓梅干妈。


14年弹指一挥间,孩子一批又一批,我们一年又一年,我们乐此不疲,过程如此美好。















返回新闻列表 >>